Scan me!
活动日历
活动

征集活动 | 去展览的路上

2021.02.01 - 03.20 已结束
展览征集活动:去展览的路上

征集时间:2021年2月1日-3月20日

颁奖时间:2021年3月28日


发起人:陈淑瑜、杨欣嘉

评委:陈淑瑜、梁硕、 聂小依、王亚敏、杨欣嘉

 

参与方式

1.  一篇短文:描述去展览路上的感受,或配以图片

2. 用展览元素与现实空间拼贴勾连,进行任何形式的再创作

3. 一份即兴创作的方案:在“焦虑的空间档案——从地洞到桃花源”展览中进行即兴创作,可以简单到只是在“地洞”空间中朗读卡夫卡《地洞》全文

请选择以上任意一种创作形式,编辑邮件发送至info@ocatinstitute.org.cn,标题注明“去展览的路上+姓名”。(注:提交3.一份即兴创作方案的参与者将在三天内得到关于实施、具体时间及预算可行性的回复)OCAT研究中心以及“手机玩我”公众号将同时刊登入选作品。

 

投稿福利

投稿福利:所有的投稿者,都可在“焦虑的空间档案——从地洞到桃花源”展期内至OCAT研究中心展览现场领取一本《阳台,暗室和汉诺威的豚鼠》(中英文版)。

最终评选

评委将在以上三种参与形式里各选一位优胜者,赠予《焦虑的空间档案:从地洞到桃花源》全套出版物,及欢乐谷门票套餐一份。三位优胜者将受邀参加OCAT研究中心2021年3月28日展览闭幕式的颁奖活动,以及任性“手机玩我”一次,即拥有在“手机玩我”公众号上任意发表一期内容的机会。评委还将在投稿中选取一些优秀作品,与优胜作品一同录入本展览后续的出版物。

去OCAT研究中心的路上

忘路之远近

通常,人们讨论一场展览往往只讨论展厅里发生的部分,而把去看一个展览的往返之路当作一种不值得提及的消耗。但试想,如果《桃花源记》不描写渔人是如何误入,又是如何“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那么桃花源就成了与现实断裂开的蓬莱仙境,虚无缥缈不可得。可以说,渔人之路和问津者之路,是《桃花源记》的文本结构里不可缺失的一部分,共同构成了《桃花源记》的全面隐喻(参见张文江《渔人之路和问津者之路》)。再看卡夫卡的《地洞》,小说的开篇就是关于如何设置一个绝妙的陷阱,何“出”与何“入”是关乎地洞存亡的第一要著。洞内与洞外的关系,就是自我与这个世界,主体与系统的关系。

一个展览,到底与你有多少切身关系?我们为什么会穿越大半个城市,特地跑去看一个展览?是应邀而去?还是出于某种“慕名”或“朝圣”?抑或是一些期待与好奇?那些促使你去看一个展览的种种动机,会让你在去展览的路上想些什么?你目光所及之处,会不会有什么东西在与这种期待应答?如果上美术馆、博物馆去看展览,曾被描述成一种非日常性的、仪式化的活动,那么在如今,我们又对一个展览怀有什么新的期待?虽然你不一定会记住某个展览里的每一件作品,但总会产生一些无形的记忆和感受。这些尚无归属的记忆与感受,尾随着你一路回到住处,你的所思所睹,会不会因此有了新的变化?

 

OCAT研究中远景

仿佛若有光

OCAT研究中心偏于北京的东南角,大多数去那儿看展览的人,都得是专程而来。这儿的方圆几公里内,并没有其他艺术机构,只有OCAT研究中心背靠的欢乐谷——一片庞大的异时空游乐场,算得上是这儿的地标。它们如此毗邻,彼此的游客又似乎毫不相干。

正因为这样的“专程而来”,让我想到要征集“去一个展览的路上”的所思所见——如果我们能把自己的日常生活空间,与展览的空间,以及两者之间的城市空间,用自己的切身感受联系起来,也许我们从一个展览,一些艺术作品中汲取的灵晕,就不至于很快消散。

当然,这样一次征集与我策划的这个展览《焦虑的空间档案:从地洞到桃花源》有关,这个展览探讨的是属于我们身心的、内部空间,与我们所处的、外部现实空间之间的关系。我希望,这次征集,更关乎于你自己的感受、关于一些具有缓释力的触动,而不是一种定制的展评;你所拍的照片,不是打卡,与好看无关,而是一种发现,一种表达。

几乎是与此同时,我想到了杨欣嘉,想邀请他一起来组织这场征集活动。他是这次征集活动的评委、也是合作者。本次征集活动将同时在OCAT研究中心的公众号平台,以及杨欣嘉特别好玩的公众号“手机玩我”上发布。 

所以,我们征集的是,在去一个展览、和从一个展览回来的路上的感受。这个展览,其实也不限定于《焦虑的空间档案:从地洞到桃花源》,完全可以是你去看其他展览的路途感受。

文 / 陈淑瑜

相关展览

焦虑的空间档案——从地洞到桃花源

2020.12.19 - 2021.03.28 已结束

作为具有建筑学背景的策展人,“焦虑的空间档案——从地洞到桃花源”是陈淑瑜沿着她在空间理论、设计批判以及在物质文化领域的思考,以展览的形式向公众所做的一次呈现。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