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n me!
活动日历
活动

公共讲座 | 复调图书馆:玻璃阁楼五歌之图像与意识

2020.11.22 (周日) 已结束

OCAT研究中心延续其自创馆以来的文献研究线索之一,即中国当代艺术的展览史,在2020年开始发起针对中国当代艺术20世纪90年代女性艺术展览史的研究。该项研究在第一阶段邀请了艺术家、写作者郭锦泓共同工作,以20世纪90年代的女性艺术创作,及同时期的文学、影像为研究文本展开,并将在2020年7月至12月间把此间的经验、问题及思考进行题为“玻璃阁楼五歌”的线上分享和讨论。之后,所有的线上内容也将整理成册,在OCAT研究中心图书馆陈列展示。

此系列活动第一期“玻璃阁楼五歌之巴比伦的朱红色”、第二期“玻璃阁楼五歌之1997—1998:由‘被物化’到‘反物化’的可能”、第三期“玻璃阁楼五歌之消散或散落的幽灵”已于7月12日、8月9日和9月6日在线上举行,直播回放可在“艺术头条”查看。

图像与意识
Chapter IV
Image and Ideology

 

主讲人:郭锦泓

腾讯会议:877 644 664

图像以及图像所带来的符号意义,在今天的世界中比以往的影响更深——这深度或许是我们甚至无法估量的程度。图像已不再仅仅为艺术史或权贵阶层服务,从聊天软件的阅后即焚,到在线日记式或vlog式的记录与输出,我们似乎已经从阿比·瓦尔堡(Aby Warburg)所述的“优美图像志”与约翰·伯格(John Berger)所预言的“景观图像”中更进一步,彻底从“我是否存在于景观社会”的自我怀疑中离散,并安然进入被属性化与物化的蜂巢之中。这其中是否的确不再有任何割裂与逃离的可能?

之所以在“玻璃阁楼五歌”系列的五期讲座内容中深挖1990–2000这十年的点滴,都是为了给今天的一切做一些也许不为人所见,但却必要的注脚。在消费主义并未席卷社会的那十年中,我们目睹了图像与影像在艺术及泛艺术中所能够展开的触角与变化的可能,艺术家及导演们以广袤的维度尝试了现代至当代艺术所有的可能,从作家电影、历史片、写实及爱情,甚至到邪典与科幻,各类女性形象无所不在,甚至对比今天的图像更加繁复与实验。

而这眼花缭乱的图像及符号是否存在某种进步性的对抗意识?在前三次讲座中,我们试图由综述、细化到意识形态以及现象学式的文学渊源梳理,来阐述那萌发的女性意识幼苗究竟在新世纪到来前,为当代艺术做着怎样的铺垫或终结,在此次名为“图像与意识”的讲座中,我们将试图粗略地探讨在“反抗正典”的过程中,图像做到了怎样的补充。

在20世纪90年代的十年中,赛博生活尚未影响图像的构建和扩散,内容上的创新依然存在于某种形式古典之中。女性形象脱离开50–70年代的制式化官方形象后,重新开始某种旧式的描摹与思考,情感与身体的困惑成了这十年女性主义形象所出产的图像最直白的呈现。在电影与文学作品中,情感与身体多以悲剧和隐忍姿态出现,与当代艺术中对身体和情感的探索形成互文。而对抗意识,或者说对抗“正典”的女性主义意识实际上在90年代的图像志中懵懂而模糊。基于某种朴素的源于运动年代的阶级感情,反抗式的女性意识在不同的叙事中呈现了一些片段式的图像。我们想要询问的是,这些图像是否形成连贯的线路,并为我们提供些微注脚,供我们在之后去探寻一个问题,即当下的新自由主义式女性主义与真正的“推动”及“意义”何以会难以链接。

在图像艺术史的研究中,阿比·瓦尔堡、吉尔·德勒兹(Gilles Deleuze)对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的研究、齐泽克(Slavoj Žižek)的两部“伪纪录片”、约翰·伯格……乃至黑特·史德耶尔(Hito Steyerl)与《分殊正典》(Differencing The Cannon)的作者格里塞尔达·波洛克(Griselda Pollock),都将对我们这些针对20世纪90年代大陆女性主义“图像与意识形态”的研究提供一定的理论辅助,经典艺术史由框架到构图及画面布局细节的研究(阿比·瓦尔堡、格里塞尔达·波洛克)、图像之间或图像与时代之间的关系(齐泽克)、图像本质化的分析(吉尔·德勒兹、约翰·伯格),到图像与艺术家,及至图像与观者在当代景观社会下的互动(黑特·史德耶尔)等等,再到荧幕图像这一一直为我们所熟悉并深入我们日常的形制一起形成了图像的聚合——这一先于文字存在于我们的文明和生活中,深深影响着我们的意识形态变化与聚合的所在,在今天依然由新的隐形力量掌控并引导进入到新的“卷”当中,而要如何能够“破卷而出”,则需要今天的我们将方法论真正为自己所用,为我们真正明亮的向往所用。

主讲人

郭锦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