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an me!
活动日历
活动

展览活动|闭幕:O,Cat🐱在欢乐谷!

2021.03.28 (周日) 已结束
闭幕活动:O,Cat在欢乐谷!

太阳神车,欢乐谷,图像蒙太奇,2021

策划人:赵玉

表演者:X广播员、

董龙跃、龚慧、赵玉

本次活动分为三个部分,“地穴来音”、“不听、不看、不说”以及“环园小火车”。名称来源于北京欢乐谷的三个对应娱乐项目。活动由欢乐谷广播员的独白展开。

 

我们要赞美那为工作、为快乐和狂欢所激动的人们;我们要赞美那现代地穴中多姿多彩音调各异的革命潮流;我们要赞美那疾驰于公众广场不听、不看、不说的伟大人群;我们要赞美那电弧闪耀、通宵沸腾的环形小火车。它们代表着一种很不相同的现实,它们的形象是快乐和实现,它们的声音是欢呼而不是命令——把人们从人与自然结合起来的时间中解放出来,快乐的恢复、时间的停止,我们的精神在此刻得以翱翔,掠过它所知道的一切。

改写自马歇尔·伯曼

《一切坚固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

 

策展人语

文 / 陈淑瑜

闭幕活动,

是这个展览的另一种开始。

新的岔道正在形成,通往未知。

刻在焦虑的莫比乌斯带上的那些词。

将被新的隐语填充,去置换新的含义。

感谢所有的幻像,让我们一起去寻找真相。

越迷失,越欢乐。

一、地穴来音|自述

欢乐谷,图像蒙太奇,2021

我理应是欢乐谷的一名广播员。而今出现在这里,我却要冒险当一名该死的艺术家。甚至……要为一部讲述考古学家的电影配音!为什么?据说是因为这个展览的策展人说:“从地洞到桃花源不是唯一的路径”。他们便提出要以“他者”的视角将原本居于主体位置的 OCAT 与欢乐谷进行对调,至于如何对调,就是将我从欢乐谷抓至 OCAT。

我逐渐感受到这种焦虑和骚乱让人陷入的昏乱状态。面对眼前走马灯似地出现了如此大量的事物,我感到眩晕,那感觉不亚于长时间待在太阳神车上。在我感受到的所有事物中,没有一样能够抓住我的心,它们扰乱了我,使我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应当归属的对象。我应该承认认识她吗?承认那就是我吗?或者,我该假装是其他人,一个与我惊人地相象、看起来完全一样的人吗?

我只得一遍遍地看考古学家的影片,我注意到了什么,即便是最普通的琐事,那么最微不足道的事实也会在我的意识里呈现出极了不起的绚丽色彩。确实,我的心灵似乎适合于感知各种事物里的那些匪夷所思的要素。真正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是,我适应了这该死的艺术家身份,很快,我便开辟了一条新路径——带领另外三名艺术家在 OCAT 进行表演,这三部分活动还以欢乐谷的项目命名。另外,在一遍遍练习配音的过程中,我竟从这个剧本中找到了某种共鸣。

亚西里西门  Yasilissi Gate

彩色有声单频影像,12’14’’, 2018

我们很少会意识到自我主义,有多少人真正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呢?那么,接下来的就是在那些热切渴望活动的人们心中升起的、被人们所熟知为梦幻的东西。而你们,你们知道欢乐谷的梦想者是什么样子吗?

二、不听、不看、不说|隐语

欢乐谷 “不听、不看、不说” 

与 Lina Selander 的《日落染红一切》

语言随表达者面临的不同处境而变化,胸臆无法直抒时,会变成指桑骂槐,变成皮里阳秋,变成讳莫如深。

而在语言文字的“讳”与“忌”的背后,其实是人的“隐”与“避”,并随之带来空间与时间的“逃”、“潜”、“遁”、“逸”……

随着隐者的方法论不断丰富,人和语言虽然看似躲藏了起来,贯穿始终的焦虑却更无所遁形。

作为这次展览的起点文本,《地洞》和《桃花源记》似乎不只是故事,而更像是人的心理活动的过程记录。

人们常将“世外”冠之于“桃源”,但哪一片领土或哪一个时刻,又真的可以挣脱引力而逸出世外?似乎也只剩人脑之内,还能由人 以“臆-造”桃源,以“虚-构”地洞。于是,人也就成了那个真正的焦虑的空间,甚至担忧着被人听到梦呓,从而泄露梦魇。

这次的表演,我会以“隐语”这一概念为线索,对此次展览所回应的焦虑,用不看、不听、不说的方式,试着再次进行回应。

三、环园小火车|形象

环园小火车,欢乐谷,图像蒙太奇,2021

“ta在OCAT观看完展览后,顺道去了一趟欢乐谷。游玩前,ta决定先坐环园小火车游园一圈。岂料,在经过某区域时,ta不明所以地坠入了其中的时空。在那儿,ta经历了一场奇特之旅。小火车停站后,ta又神奇地回到了现实。出于记录那场奇特之旅的愿望,文笔欠佳的ta来到杂志社找代笔。殊知,无论代笔使用多精准的字词,文本描述与真实经历总是有分毫之差。失望的ta再次来到欢乐谷,在入口翻阅导览图册的时候,ta惊奇地发现,原来ta的身份是……”

倘若说柏拉图在《理想国》中向我们描述了一个充满幻影的洞穴,他要里面的囚徒走出洞穴,看见世界的本相,而不再是通过其他媒介显现的影子;那主题公园通过模仿动画、电影等场景,恰似给当代人重新构建了一个可以躲进去、逃避日常纷扰的洞穴。

不同的是,在如今主题公园所处的后现代文化里,我们的世界被各种「拟像」包围,逐渐没有任何现实感,因为我们无法确定现实从哪里开始或结束。由于生活中“拟像消费”的泛滥,我们失去了分辨形象与现实的能力,被广告和媒介任意操控,依赖其传递到眼前的虚拟真实。

第四墙图析| “第四面墙”是一面在传统三壁镜框式舞台中虚构的「墙」。这面透明的墙隔开演员与观众之间,隔开演员所处的虚拟世界与观众所处的现实世界。

而形成这样真假难辨的状况,广告与影像文化“功不可没”。消费社会正是需要这种以影像为基础的文化以提供大数量的、直接的、无所顾忌的娱乐来刺激购买。这造成提供间接形象的文学因难以满足人们对形象的消费需求而被逐出了形象娱乐市场。

“如果说我要把形象性包括在我要拯救的价值清单里,那是因为我要对我们正面临失去人类一个基本天赋的危险提出警告,这天赋就是我们有能力闭上眼睛就把视域聚焦起来,有能力从白纸黑字中创造形式和色彩,实际上还可以用形象思维”,于是,在闭幕活动的最后一部分,将启动我们上述的天赋。在“打破第四面墙”的后设叙事设定里,通过故事创作接龙的叙事行进方式来达到“时间零”状态,以期构建空间化、可视化的叙事结构,合力创作出百科全书式的作品。

策划人

赵玉

表演者

赵玉

策展人

陈淑瑜

相关展览

焦虑的空间档案——从地洞到桃花源

2020.12.19 - 2021.03.28 已结束

作为具有建筑学背景的策展人,“焦虑的空间档案——从地洞到桃花源”是陈淑瑜沿着她在空间理论、设计批判以及在物质文化领域的思考,以展览的形式向公众所做的一次呈现。

查看更多